0%

拟陈情表

09年高中复读时所作

首山之阳,湛水之北。穷乡僻壤,无有甚者。故天降瑞华,诏余生也。

亲慎推度,赐名轲瑾。名微无字,自号无为。见诚不足方丈,闻实不足百里。孤陋寡闻,且不多言。

余幼时多疾,亲慎抚养。堪堪虚长,尽欺华年。尝习实高,本图通顺,不羁学旅。

然世事多舛,瞬息万变。昔日失足,今朝悔矣!心知逝者如斯夫,时过如箭出。诚不可复矣。

幸闻襄高之宏名,欲求来年之显赫,故自托此地,以慰双亲之薄愿。

今端坐于襄高,听讲师之授业,念旧友之皆去,感吾神之战栗。

每每处心积虑,忧愁忧思,常欲击盆而歌曰:“复读路途艰,世道人情险。同窗执子皆离去,吾坐樊笼又一年。可怜惊梦魂飞远,大学如花隔云端。”

尝闻孟母三迁而求一邻,吾今效之而感同窗之厚德。

在中坐下皆乃豪英,庆幸哉!吾结谢家之宝树耳。

自此犹知,世有大道。物竞天择,适者生存。我欲乘风凌五岳,又岂甘为污淖儿?

遂再歌曰:古有囊萤复映雪,悬梁刺骨有先贤。宝剑锋严经磨炼,梅花香须历苦寒。

嗟夫!感怀零涕,情不自禁。挥手一文,徒自聊耳。本无俊秀之才,岂敢空忆谢将军耶?